歡迎來到-幸運飛艇群!
網站活動:
最熱歌曲 : 異地的我們 - 恒恒 每日歌曲 : 陰陽極 - 苗小青      自己騙自己 - 張作甫      珍愛 - 王鵬      如果可以這樣愛 - 邊永城      金蓮開開門 - 華少瑞明     
當前位置: 首頁 > 信譽群 > 樂器知識 >

14個物種以她的名字命名(治學)

時間:2019-06-12 13:07來源:網絡整理 作者:管理員 點擊:

14個物種以她的名字命名(治學)

  傅紹輝攝

14個物種以她的名字命名(治學)

  李恒在云南省高黎貢山采集植物標本。
  李 嶸攝

  核心閱讀

  32歲,從零開始學習植物學;61歲,進行獨龍江越冬科考;73歲,領銜開展高黎貢山生物多樣性研究;90歲,每天仍堅持工作。

  在她看來,自己就像一棵白菜一樣自然生長,不忸怩、不裝飾。她說,每活一天就要努力工作以回饋和感恩。

  

  “說好3點來,怎么讓我等到現在?我90歲的人了,哪還有40分鐘可以浪費!”

  雖然最終接受了記者的解釋,這位身形瘦小、頭發花白卻依舊蓬勃的老太太還不時念叨,“40分鐘,整整耽誤我40分鐘……”

  32歲,從零開始學習植物學;61歲,深入獨龍江,進行首次越冬科考;73歲,領銜開展高黎貢山生物多樣性研究。90歲后的首個“五一”節,她告訴記者,“4天假期,我在家工作了4天,天天有成果。”

  低谷時,能反彈,就是勝利

  在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,李恒是一道獨特風景。近60年的科研生涯,她所獲榮譽眾多,有14個物種她的名字命名。作為17萬份各類植物標本的采集者,她把自己比喻成一棵白菜,“就像一棵菜一樣自然生長——不忸怩、不裝飾,簡單地過著。”李恒說。

  在成為一個植物學家之前,李恒曾先后是家鄉湖南省衡陽市衡陽縣的鄉村小學教員、縣文化館員工以及中科院地理所的俄文翻譯,但生命的起點卻幾乎成棄嬰——“我剛出生,已有兩個孫子的祖母就將一坨棉花塞進我嘴里,母親憐我是條生命,又悄悄地掏了出來。”長大后,日寇侵襲衡陽,被迫輟學的李恒深感弱小民族的苦痛。

  盡管從小命途多舛,但在磨難、困厄中成長的李恒愈發“有恒”。在艱難歲月,她一個人泡在標本館里,將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100多萬份標本幾乎看了一遍,還自學了拉丁文,學會閱讀德語和法語文獻。李恒第一個研究成果——黑龍潭雜草植物名錄(手寫稿)就是在那個時候產生的。

  “人生總有高峰和低谷,高峰時,不自大,低谷時,能反彈,就是勝利!”在李恒看來,困苦未必都是苦,有得有失,才是人生。

  1961年4月,李恒隨丈夫一同來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報到,此前,她是一名俄文翻譯,這一度是令人羨慕的職業。但所長吳征鎰一見李恒,兜頭就是盆冷水——“俄文翻譯這里不需要,你需要學習植物學,學習英文。”

(責任編輯:admin)
  • 共3頁:
  • 上一頁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下一頁
數據統計中,請稍等!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• 聽聽小編為您選的歌曲吧

创世纪心水论坛高手榜